海棠糕

我要吃奥尤٩(๑`^´๑)۶
湾家妹子YOI、全職坑底
杂食性 没有cp洁癖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但不要拆我双花ˋˊ(拍桌
繁簡混用
会逆到cp会标清楚 阅读时请小心ˊˇˋ

【维勇】不一样的情人节 (情人节贺文)

♂ ooc是我的,角色是官方的
♂ 勇利变成小朋友惹!维克托(26)的一日奶爸日记
♂ 听说是ABO 应该吧 应该
♂ 因为某种原因勇利变小了但是又因为某种原因勇利又变大(?)了
♂ 尤里小天使是傲娇的贤妻良母
♂ 官设是DJ的奥塔别克豪帅 🎧
♂ 情人节贺文也迟太久
♂ ←是滴今天的分隔又是这♂个
♂ 毫不犹豫的拿评论砸我吧(x



以下正文




情人节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有的人找到另一半;有的人和情人整天腻歪在一起;有的人失去另一半,把粉红色的这天变成一段感情的忌日。 
 

维克托和勇利今年的情人节有点不太一样。 
 

这天一早,维克托在梦境中失措地面对无尽的黑暗,还有令他窒息的压迫感。 
 

「救...救命...不能呼吸......啊...」维克托被活生生憋醒后,一睁便看见乌黑的头顶和髮旋,一颗头枕在自己胸前蹭来蹭去。 
 

微微叹了口气,维克托满脸宠溺的抬手揉了揉勇利异常柔顺的短髮,打算把情人的头移开自己的胸膛,好为自己争取些许新鲜空气。 
 

就在维克托正要揽上勇利的肩时,胸前的那颗头颅又蹭了蹭,然后起身整个人跨坐在维克托的腹部,揉着自己的眼睛,轻声唤道:「Vitya?」 
 

维克托整个人都愣住了。 
 

每天早晨勇利的各种姿态他都记得的清清楚楚,像这样坐在他身上,揉着眼睛道早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今天,他身上的这个人,长得好像年幼时期的勇利啊… 
 

「…欸欸欸!?」 
 

▷▶▷▶▷▶▷▶▷▶▷▶▷▶▷▶▷▶▷▶▷▶▷▶
 

「这真的不是你和勇利的私生子?」尤里和奥塔别克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勇利穿着不合身的大T恤,领口斜斜地挂在肩上,和站起来跟他差不多高的马卡钦玩着,然后后悔着今天早上千不该万不该接起维克托的求救电话。 
 

「这真的是勇利!很可爱对不对!」维克托一脸傻爸爸的笑着。经过一个早上的惊疑不定后,维克托坦然接受了情人变小的这个事实,虽然今年的情人节没办法和自家的成人版•冰上女王•勇利一起渡过,但会软软糯糯的叫他「Vitya」的小勇利直接是萌化了他的心,这样的治癒感也让他释怀了。 
 

尤里鄙视的看着对面的维克托,继续缝製小勇利的暂时衣物。一件小短袖跟丹宁布料的吊带裤完成了,尤里抱过乖巧的勇利替他穿上了还算合身的衣裤。 

 
维克托觉得自己又一次被萌得不要不要的。 

 
奥塔别克心想:「我的omega果然手巧心也巧。我的。」 

 
年幼的小勇利很满意自己的新衣服,整张脸笑成了一朵花,对尤里软萌的说了声:「谢谢。」 
 

勇利虽然是变小了,但是记得每个人,只是心智和外表似乎是维持在一样的年龄阶段。 
 

和勇利一样是omega的尤里微微红着脸拍拍勇利的头,猜想着自己以后和奥塔会不会有一个小孩子,一样的乖巧,一样的善解人意。奥塔好像是知道了尤里的想法,揽住他的腰,往自己身边有拉近了一些,一时之间尤里觉得自己被身后alpha的气味给包围。 
 

看着被放到地上的小勇利摇摇晃晃的跑到维克托跟前,扒着他的脚慢慢爬进他的怀裡,「我们会帮你找找看勇利变小的原因。」奥塔别克突然开了口。 
 

尤里不满的戳着他的手臂,今天?情人节?你要查资料? 

 
奥塔挑了挑眉,和维克托说着,眼睛确看向尤里,「今天在书房肯定可以做,很多事。或许能帮你们查出什麽线索。」 
 

尤里听见书房两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一些前几夜激情四起的画面,奥塔所说的做事不言而喻。也不挣开奥塔别克的手,红着脸撇过头「啧!」了一声。

「Vitya…勇利饿了…」勇利这时一手放在肚子上揉着,一边抬头向维克托说道,似是不好意思声音越来越小。

「好好好我等等弄点东西给你吃。」维克托轻拍他的头,抱着勇利站起来,然后抬起头看向尤里,说:「那就拜託你们了。」附赠一枚意味不明的笑。

尤里看到那种笑容简直要羞得炸毛,立马反呛:「臭秃子闭嘴好好照顾勇利!不要我们下次看到他身上少了一个零件!」然后半蹲下来与维克托怀裡的勇利平视,轻轻戳着他的脸颊,说:「小傢伙我们要走囉!」

勇利一把抓住尤里戳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指,软软的手掌包复住尤里的指尖,道:「尤里再见。」然后看向尤里身后的奥塔别克,有点犹豫的说:「嗯…葛格再见。」

维克托觉得晴天霹雳天打雷噼。

为为为什麽他叫哥哥!!?用这麽软软萌萌的声音喊他哥哥!!?他怎麽不叫他名字!?勇利怎麽不软软萌萌的叫我葛格!!?

维克托用一种看着抢了自家闺女的人的警戒眼神,盯着抢了自己师弟的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和尤里听到那声哥哥也傻了,难道勇利不记得奥塔别克了?

就在此时,勇利好像有了什麽新发现,开始一个个喊道:「尤里葛格!Vitya葛格!奥塔葛格!」原来他不是忘记奥塔别克,纯粹只是想要嗷个两句“葛格”而已。

「你们该回家了掰掰掰掰掰掰!」维克托举起勇利的手像他们挥了挥,勇利看着两人也说了:「掰掰~」


▷▶▷▶▷▶▷▶▷▶▷▶▷▶▷▶▷▶▷▶▷▶▷▶


维克托不放心让小勇利吃自己做出来的黑暗料理,最后决定带着勇利去Amber的限量巧克力慕斯,只希望现在去排队还买的到。

维克托身为一个十分引入注目的alpha,走在路上的回头率逼近100%。alpha的欣赏,omega的爱慕,勇利也曾经因为维克托过人的魅力自卑过。不过每次被维克托发现之后,都被压在▷▷被△△△△△然后▽▽▽▽▽被翻过来转过去◁◁◁◁◁一整晚。

抱着勇利,脚边还跟着马可钦的维克托今天一样的高回头率,然而每一个想要上前搭讪的omega在看到维克托怀中的小勇利时打消了念头。

有omega了!?还有孩子!?喔,嗯,好吧。不能让这个孩子露出“爸爸要被抢走了”的表情,虽然很可爱但是会很心疼这个小天使哒。

整个莫名的母爱大爆发。

维克托看着长长的人龙,啧了一声,也不想让勇利等那麽久,就带着他从Amber的厨房侧门闯了进去找老闆,维克托的髮小。

就在维克托忙着讹老闆的巧克力慕斯和多一分的提拉米苏,勇利爬上马可钦的背,指着半开的厨房侧面让马可钦驮着自己熘了出去。

「卡钦,那边。」往左指。

「汪!」

「卡钦,那边。」往右。

「汪!」

「卡钦…Vitya?」

「呜…汪?」一人一狗在广场上光荣迷路了。

▷▶▷▶▷▶▷▶▷▶▷▶▷▶▷▶▷▶▷▶▷▶▷▶

「好好好蛋糕给你记得上sns帮我打个广告啊!」老板无奈的递过维克托的战利品说道。

「那就谢谢啦!勇利,我们…嗯?勇利呢!?」维克托正想喊勇利回家的同时,发现勇利却没有在视线范围内,他不在Amber里面。

Amber的老板看维克托丢了小孩急得团团转,说:「你先别急,去广场的服务中心问问,请他们帮个忙…」话还未完,就听见广场的广播铃声响起,「这里是广场儿童走失中心,这里有一位穿着白色上衣和浅蓝吊带裤的儿童和一只大狗。再广播一次,这里是…」

「天啊!勇利!!」

当维克托冲进走失中心的时候,就看到勇利在一旁抱着马可钦哭的几乎断气。

「勇利!」维克托一个箭步上前,将勇利紧紧地抱在怀里,勇利一落入熟悉的怀抱,一下子大哭出来,「哇…Vitya...Vitya…呜呜呜…」双手环住维克多的颈部,不敢再放开手。

▷▶▷▶▷▶▷▶▷▶▷▶▷▶▷▶▷▶▷▶▷▶▷▶


回家后,维克托和已经回復心情的勇利一起品尝着Amber的蛋糕。看到勇利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两人转移阵地,打算在晚餐前小睡一阵。

在床上翻来复去的勇利明明就是一脸疲态,却仍旧睁着眼舍不得睡,维克托没了办法,想了想说:「勇利,我们来数羊吧?」

「数羊?」勇利歪了歪头。

「嗯,一只羊。」

「一只Vitya。」

「呃,两只羊。」

「两只Vitya。」

「…三只…Vitya?」

「三只Vitya。」

「四只Vitya。」

「五只Vitya。」

「六只Vitya…」


▷▶▷▶▷▶▷▶▷▶▷▶▷▶▷▶▷▶▷▶▷▶▷▶

勇利睡着了,维克托打算趁机去洗个澡,在刚脱完上衣的同时,他听到了手机铃响。是奥塔别克。

「奥塔,有发现了吗?」维克托赶紧问道。

「找到了,不过有点…微妙。」奥塔别克说道:「医学期刊上曾经有研究过一个案例,一名omega在发/情期前因为体力不支,所以出现了和勇利一样的状况,都变小了。不过一天后发/情期到了,他也恢复正常…」

「碰!」房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维克托道完谢后马上回到房间查看。

勇利全身赤裸的坐在地上,满脸潮红,惊慌失措的看着维克托。勇利发/情期到了。整个房间满满的都是他的信息素,维克多眼神暗了暗,上前抱起即将失控的勇利上了床。

「维克托…好难受…」

「想要舒服点吗?」

「嗯…快点…」

「叫哥哥。」

「呜…哥哥…Vitya哥哥…」

一整晚春色无限,与情人相拥温存,维克托靠在勇利耳边,轻轻呢喃道:「亲爱的,我爱你。」



Fin.



我我我我我需要转移注意力明天发成绩单啊呜呜呜

想吃肉吗??想吃肉说一声啊窝炖炖看(๑•̀ㅂ•́)و✧

谢谢看到这边的大家

评论(5)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