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糕

我要吃奥尤٩(๑`^´๑)۶
湾家妹子YOI、全職坑底
杂食性 没有cp洁癖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但不要拆我双花ˋˊ(拍桌
繁簡混用
会逆到cp会标清楚 阅读时请小心ˊˇˋ

【维勇】那么可爱的酒保我只好带回家了(01)

* 角色是官方的,ooc是我的。
* 年龄操作一下 风流的知名作家维(33)x酒保勇(25)
→不要问为什么勇利的属性辣么少我也不知道
* 文笔有待加强,看看就好

以下正文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维克托有些苦恼有些烦躁。

普通时候这种微凉的秋晨应该是让他赖在床上,慵懒地享受被窝裏的余温,偶尔勤奋一点或许会早点起床自己煎个蛋当作早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着床边缩成一团的小酒保,皱着眉看着他身上明显是自己弄出来的吻痕和指印。

维克托的床伴经常性的更换,然而他自诣是流连花丛片叶不沾身的那种人,所以从来都不会将任何人带回自己的公寓。

这个小酒保是第一个。

而另一个让维克托烦躁的原因是昨晚的对话。

***** ***** ***** *****

「维克托先生!我喜欢你!」每一天,只要是Amber有营业的日子,维克托就一定会到。“这样子有多久了呢…”勇利想着,“一年多?快两年了吧…”

每一次维克托都会坐在离吧台最近的角落,桌上摆放着一杯特调的咖啡酒,有的时候是掺了白兰地,有的时候是掺了威士忌,但最常点的是掺入伏特加的咖啡酒。他说那是家乡的味道,有点烈,那同时也是他写作的灵感泉源。

勇利每日这样一边擦着酒杯,一边调制客人各种要求的调酒,一边看着优雅而又慵懒的大作家。他觉得自己一日一日在沦陷。

那日的告白不过是个意外,天时地利人和,虽然一直到那日早晨勇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Amber抒情的钢琴曲回荡耳边,许久不见的美奈子老师,还有那日美奈子的一时兴起在勇利下班后将勇利灌醉。

「啧啧,身为一个酒保,酒量这么差迟早会出事。」美奈子干了自己的那杯白兰地,思索着怎么处理醉成一滩烂泥的勇利。

「交给我吧。」维克托默默地从角落走上前,对着美奈子说道。他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是厌恶那群如狼似虎的客人,赤裸地眼神看着勇利,脑袋裏污秽骯脏的思想象是全部写在脸上。

但是最让维克托受不了的是勇利一点自觉都没有。那样生活在狼群中的羊总有一天会被吃掉。要不是看出来美奈子的身份不一般,他早就上前把他带走了。

微醺的美奈子看见眼前的这个帅哥眼睛一亮,但道德良心还是让她开口问了一句:「你…认识勇利?」

「…认识。」维克托皱着眉头说,「我和这里的老板是朋友,他跟我说过没事多多看照勇利。」

「那你要带他去那?你知道他家在那?还是去你家?」美奈子随意地晃着杯里剩余的冰块,眼神犀利的扫视着维克托。

「回我家,他不会有事的。」维克托有些不耐烦的说。

「好吧。慢走不送。」美奈子笑着转回吧台继续喝自己的下一轮。“有趣。”美奈子想着,“他就是维克托吧?勇利,我这是帮了你一把,下次可是要报答的。”

维克托将车停在路边,将勇利从副驾驶座抱了下来。酒驾不可取,但是他不在乎那么多。

「维、维克托先生!」半小时的车程勇利早就醒了,但并非完全的清醒。他半眯着眼,顶着一张被酒醺红的脸傻笑着,「维克托先生!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维克托对于自己内心的浮动感到不安。不应该是这样的。

进到公寓,维克托将勇利放在沙发上后,原本打算先去拿条湿毛巾给勇利擦擦脸,但这一切都被勇利还挂在他脖子上的双臂给阻止了。

「维克托先生…我、我喜欢你…我想要、想要你…」勇利凑上前,一口咬在维克托脸上。

不疼,但维克托清楚地感受到了勇利湿软的舌尖扫过自己的脸颊。脑袋还没有运转起来,勇利的吻,或者说是啃咬又转移了阵地,额头、眼睛、鼻子,最后是唇。

“这家伙肯定不会接吻!”维克托的眼神黯了几分,「勇利,这火是你点的,你得自己负责。」

***** ***** ***** *****

「唔…」维克托听见身旁传来一声呜咽,转头发现勇利幽幽转醒。严重的宿醉让勇利无法思考,头痛欲裂,全身也象是被卡车来回辗了20回一般,又酸又疼。

「醒了?」维克托歎口气,轻轻地拍着勇利的头,低着嗓柔声问道。

勇利愣了一下,回过头满脸惊恐的看着维克托,维克托也被勇利的表情给吓着了,还没有开口问怎么回事便听见勇利的尖叫:「维、维、维克托先生!你为什么没穿衣服在我床上!!!」

>>未完

挥挥衣袖,跟我的期末说掰掰(ノД`)シクシク

发现自己挖了好多坑

勇维的红枫
幼儿园

最近脑洞又有了

奥塔大野狼x尤里小红帽
灰姑娘维x王子勇
长髮公主维x王子勇

…我还是乖乖当个吃粮的(๑´ڡ`๑)

评论(2)

热度(166)

  1. 维勇Yuri海棠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