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糕

我要吃奥尤٩(๑`^´๑)۶
湾家妹子YOI、全職坑底
杂食性 没有cp洁癖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但不要拆我双花ˋˊ(拍桌
繁簡混用
会逆到cp会标清楚 阅读时请小心ˊˇˋ

【承披】失眠是病,要医。

✔ 承披粮好少ˊˋ自己产
✔ 之前看到一个太太画承披 然后就萌到了ˊˋ 找到再贴连结
✔ 零互动并不会影响YY小天使跟浓眉的幸福生活
✔ 只是想换换前面的分隔不想用*这个
✔ 同居是日常的开始(x
✔ 一开始很纯洁的分房睡
✔ 有少少的维勇跟少少的leoji
✔ 没有写到奥尤我觉得很难过




以下正文




李承吉觉得他的同租人最近有点奇怪。


怎么说?他所认识的披集晚上11点必定会在床上躺平,据本人说是因为在这个时间点睡觉会长比较高。


然而,这几天李承吉发现凌晨一点的时候,客厅的灯没开,电视却是亮着的,走出房间便看到披集窝在沙发上缩成一球,电视的光映着披集的脸惨白惨白的。


那时披集听见后面的动静,转过头来。李承吉被吓到了。


他发誓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披集,面容憔悴、嘴唇干裂、双眼无神。


「…没事吧?」李承吉开口问。


「啊…我没事我没事,我吵到你了吗?承吉不好意思啊!」披集抱歉地对着李承吉笑了笑,然后把已经很微弱的电视声音再转小,「承吉没事的话就先去睡吧。」


********** ***** *****


「呃…」勇利真的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呃,曾经的面瘫对手会打电话给他,不过事关披集…好象也不是很难理解。


「他这个情况应该是失眠吧?」勇利想了想说道。


「失眠?」李承吉不解地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我们怎么知道是为什么,」勇利的手机被维克托拿过去放了扩音,和勇利并排坐在沙发上问:「他是不是咖啡喝太多了?或是最近有什么会让他紧张的事?」


然而维克托的说法随即被勇利推翻了,「之前我们在底特律,比赛前的披集一点也不紧张啊,而且早早就睡了。」


「嗯,」李承吉想了想说,「而且披集最近没怎么在喝咖啡。」


「那怎么办…」勇利有些苦恼,之前比赛时自己亲身经历过失眠的摧残,勇利不希望披集也承受这种痛苦。


「要不试试熏衣草?」维克托突然开口。


「熏衣草?」


「嗯,」维克托想了想,「我记得米拉之前有告诉过我熏衣草有助眠的效果,或许你们可以试试。」


「好的,谢谢你们。」李承吉说。


「不会不会!毕竟披集是我们的朋友嘛!」勇利笑道。


电话挂断后勇利便被维克托扑倒在沙发上,「勇利在我们办正事的时候接电话可是犯规的呢!」


「办什么正事啊!唔!」


先不管那边被吻的喘不过气的勇利,李承吉马上去买了熏衣草精油、熏衣草香氛、熏衣草枕头之类的东西。


然后。


当晚,李承吉第一次知道披集对熏衣草过敏。


第一次求助,失败。


***** ***** ***** *****


克里斯在隔天下午也接到了李承吉的电话。


李承吉选择打给他只是因为他觉得克里斯比较好沟通。比起那个自恋的JJ。


「运动吧?」克里斯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用左脸和肩膀把手机夹着,手中正在蹂躏家里养的波斯猫,「带他去运动吧,累了就睡了。」


「…披集的体力其实很好。」


「这样啊…床上运动其实也可以哒~你需要什么东西我这里都有喔~♥」


「咳,」李承吉呛了一下,「不用了。谢谢你。再见。」


都忘了有这桩。


看来下次打给克里斯还要多想想才行…


接着,李承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瘫脸上突然胀红了几分。


第二次求助,失败。


***** ***** ***** *****


「披集失眠啊…」季光虹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和雷奥在厨房做蛋糕。季光虹手里捧着打蛋盆,雷奥替他将手机靠在耳边。


而李承吉选择打给他的原因,只是觉得他跟披集养的三个小家伙感觉很像,说不定会知道解决方法。完完全全的零逻辑。


「你可以买大娃娃。」季光虹严肃地说。


「…娃娃?」


「嗯,娃娃。我每次睡不着的时候,就抱着我的熊熊蹭来蹭去,然后就睡着了。」


「…真的假的…」


「是真的。」这次李承吉听到的是雷奥模糊的声音,「不过要小心睡着后娃娃会被丢到地上。」


「雷奥!」


李承吉略带羡慕的听着对面的笑闹声,但语气依旧淡然地道了谢。


***** ***** ***** *****


傍晚,当披集正要扑上床睡觉的时候,他看见自己躺着的地方多了一只狼犬娃娃。和李承吉养的那只一模一样。


其实他都知道李承吉为了自己失眠的事,这几天打了好几通电话,查了许多资料。但李承吉,你不知道的是,我失眠的原因就是你。


那天晚上,披集突然察觉自己对李承吉的感情并非一般朋友那样,这让披集有点惊慌失措。


他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只是他会害怕将所有事情挑明之后,两人连普通朋友都没办法做了,见着就觉得尴尬。


不过…


披集抓起那只狼犬娃娃,心里想着,“算了!失败就失败吧!讲明白了,最惨就是掰掰,至少承吉不用再因为我的失眠烦恼了。”


李承吉听见自己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坐起身点开床头灯,发现披集抱着狼犬娃娃,眼眶微红的蹲在床边看着他。


「披集?」李承吉正心里疑惑着披集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时,披集开口了。


「承吉!我、我喜欢你!我……」说完便象是被什么噎到一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脑袋整个糊成一片,没办法思考,甚至連刚刚想好的坦白全都忘了。


披集看着面无表情的承吉,眼泪就直接落了下来。


「那个…哈哈哈,你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吧…」披集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泪,但仍然坚持的对李承吉笑着,「不打扰你休息啦!我这就出去…明天、明天我会另外再找房子…我会马上搬出去…」披集站起来故作轻松地对李承吉说,但用力抓着娃娃的手明显地说出了披集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就在披集准备冲出李承吉的房间时,李承吉抓住了披集的手,将披集扯进自己的怀里。


 


「我一直在等你,为什么要害怕?」李承吉将脸埋在披集的肩窝,喃喃的说着。「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想让你自己去理解去面对,我不想要吓到你。」


 


「披集,我也喜欢你。」


 


那天晚上,披集睡了一场从未有过的好觉。李承吉从背后环抱着他,他怀里抱着那只娃娃。


 


这样子,有个人有个温暖的怀抱,就是最简单的幸福。


 




从那天之后,披集搬去了李承吉的房间裏,自己的房间变成了储藏空间。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Fin.


Ending 是舞王指使的。

评论(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