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糕

我要吃奥尤٩(๑`^´๑)۶
湾家妹子YOI、全職坑底
杂食性 没有cp洁癖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但不要拆我双花ˋˊ(拍桌
繁簡混用
会逆到cp会标清楚 阅读时请小心ˊˇˋ

[维勇] 檞寄生的祝福 (下) (维克托生贺文)

* 角色是官方的,ooc是我的 

* tag占的有点多ˊˋ

* 车以后再开ˊˋ 

* 有奥尤有李承吉x披集 (大家都萌都好萌👉👈

* 私设维勇已同居 

* 维克托29岁 勇利25岁 

* 爆字数ˊˋ想分开发但是懒ˊˋ

* 生贺码完了就先发吧(x



从超市回家后,维克托和勇利一起将车上一袋又一袋的东西搬进屋里。


当勇利把食材安置好了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披集的视讯要求。


「勇利!圣诞快乐!!」萤幕里的披集围着一条红白相间的围巾,举着他的自拍神器兴奋地对着勇利喊道,身上还挂着那三只圆滚滚的小仓鼠。


勇利和维克托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三人东扯西聊,十分尽兴,直到披集那边传来一个开门声打断了三人的对话。


「嗯?披集你不是自己住吗?还是你回泰国了?」勇利疑惑地问着披集。毕竟披集养着那三只小家伙,但又不愿意将他们关在笼子裏,只好减少居住地人口的进出,避免惨案发生。当年他和勇利在底特律当室友的时候,勇利适应了好久才能够自然地打开宿舍门,并且不会害怕自己一把搧死披集的小宝贝们。


「喔啊!忘了和你们说,我现在在韩国喔!!」


「『 韩国!?』」夫夫两人略微惊讶地喊出声。


「那你现在住在哪里?饭店?」勇利依旧疑惑地抛出问题,只是突然出现在萤幕中的人回答了这个问题。


「承吉承吉!过来和勇利还有维克托打个招呼~」披集喊住从沙发后面经过的李承吉,把他唤来旁边坐着,分了一半的镜头给他。


「你们好,圣诞快乐。」李承吉仍然是一脸淡漠,但和他们打招呼的这个举动也够勇利新奇了。原本以为是个冷漠的人,或许他只是不太喜欢说话吧。然而更让维勇夫夫两人更新奇的是,李承吉脖子上围着的那条和披集一模一样的围巾,那红白相间的配色让李承吉看起来亲切了那么一点。


披集注意到了对面的夫夫好象是在打量李承吉的围巾,他笑着说:「你们看承吉的围巾是不是很可爱!我们挑了好久呢!」


李承吉闻言脸微微一撇,嘀咕着:「明明就是你自己挑的。」


「可是很可爱啊!承吉不喜欢吗…」披集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低落。


「…没有。我很喜欢。」李承吉回答。但勇利看得出来李承吉脸上微微带着一抹宠溺的无奈,那种表情其实他常常在维克托脸上看到,就在他每次赖床的时候…


「那就好。」披集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对了!勇利勇利,我也有准备圣诞节礼物给你们喔!是自拍神器。已经寄过去啦~应该今天就能拿到了!你们两个照片发的太少了!粉丝们会寂寞的!!以后要好好利用啊!」披集语重心长地说。


「嗯…好的,谢谢。」勇利搔了搔头说。


「嗯嗯。那我和承吉要去吃泡菜锅了,掰掰~」


「掰掰。」


结束视讯后勇利听见身边的维克托叹了一口气,「明明就是勇利都不和我一起拍照嘛~就算拍了勇利也不让我发啊…勇利你这样粉丝会寂寞的!」


勇利闻言一愣,随后脸突然胀红说:「明明就是你都在拍奇怪的照片!上次我洗澡洗到一半你就进来拍,上上次是我在换衣服的时候,还有上上上次你居然在我们、我们刚做完…刚刚…啊啊啊!反正明明就是你!」


「可是那些时候的勇利最美了嘛…」维克托委屈地看着恼羞成怒的勇利,「算了!这样美美的勇利我自己看!勇利~等等再来拍一张嘛!」


「再说,我要先去做炸猪排了。要不然下午尤里来的时候会来不及。」勇利转身走进厨房。


「勇利~我饿!」维克托目送着勇利走进厨房,抱着马可钦边蹭边喊着。


「我们刚刚不是在卖场吃过了吗?」


「还是饿!」


「那你先去喂马可钦,我煮碗拉面给你。」


「好的~马可钦走~」


维克托蹲在马可钦面前,看着吃得特别香的马可钦又叹了口气,「欸欸,你说勇利会记得我的生日吗?」马可钦抬起头,冲着维克托“汪”了一声后,低头继续进食。


「算了算了!」维克托撇嘴,「我就静静等着今晚!」



尤里来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勇利听到了门外重机熄火的声音,「维克托维克托麻烦去帮我开一下门!」他急急忙忙地将手上的餐盘放下,脱下围在身上的围裙去门口迎接尤里,还有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和尤里在世界大奖赛后简直可以说是形影不离。这让维克托有一种,嗯…怎么说,嫁女儿的感觉。


「唷,尤里来啦。」维克托看着尤里笑说。


「吵死啦臭老头!」尤里不爽地瞪着依旧把他当小孩的维克托,转头把手上的提袋给了勇利,「猪排饭,这个,是给你们的圣诞节礼物。一人一条。」


「打扰了。」奥塔别克跟在尤里旁边跟着说。


「不会不会!赶快进来坐吧!」勇利笑着说。


「不行,你们得过来帮个忙。」尤里说完便跑回奥塔别克停在路边的重机,在略微昏暗的天色下拆卸什么巨大的东西。


等维克托和勇利到重机旁,才发现这是一棵立起来几乎到维克托胸口的针叶木,「呐,这个是奥塔给你们的圣诞节礼物!」


尤里说完,奥塔别克接了一句:「祝你们圣诞快乐。」


「哇!Amazing!勇利我们有圣诞树了!」维克托兴奋地看着勇利说道。


「嗯嗯。我还在想超市送的那些挂圣诞树的饰品怎么办呢!还有那串小灯泡!我们先把树搬进来吧。」勇利笑着回答。


四人没多久便将那棵“圣诞树”拖进家门。

一同布置圣诞树的过程中,奥塔别克突然低声地问尤里:「你给他们的…也是围巾?」


尤里看着圣诞树对面闹得欢腾的夫夫两说:「哼,那是必须买的,两个不会照顾自己的笨蛋。」接着尤里确定他说话的声音夫夫两人听不到之后,又喃喃补上了那么一句:「而且你围着的那条才是织的,弄得我都要累死了…」


奥塔别克顿时愣了,随即抱住了尤里,头轻轻地抵在尤里的额上,「谢谢。」


「咳!干嘛干嘛!走开!」尤里像只炸毛地小猫,红着脸推开奥塔别克之后,背对着他继续装饰圣诞树。


奥塔别克淡淡一笑,觉得脖子上的这条围巾,变得更温暖,暖到心底。或许这辈子就是他了。奥塔别克想着。


夜晚来临,和维克托抢完勇利做的炸猪排,尤里和奥塔别克要回家了。


「小尤里~回家后要把持住自己啊~」维克托似笑非笑地将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看着。


奥塔别克依旧是扑克脸,但耳尖不明显地慢慢红了。尤里一听完立马再次炸毛,「你个臭老头!」


「哈哈哈哈哈!圣诞快乐啊!」维克托大笑着挥手。


「哼!圣诞快乐,臭老头还有猪排饭!」


「我们走了,谢谢招待。」果然这里只有奥塔别克比较正常。



送走了奥塔别克和尤里之后,维克托看着还在厨房收拾的勇利,叹了口气先回到二楼的房间,他得先打电话给一个人。


「克里斯,」维克托手上拿着一盒金色的保/险/套,翻来覆去地看着,「你真的很懂。」


原来在勇利准备晚餐的时候,披集的快递就到了,维克托去签收时,意外发现还有克里斯寄来的圣诞节礼物。那盒金色保/险/套。


「哎~」克里斯慵懒地声音从手机那端传过来,「觉得你肯定是需要的,我这里还有很多颜色啊~维克托想要什么样子的我都有呢~」


「…那还真的是谢谢啦!」维克托心里想着或许、可能、应该,今天晚上可以用到。有点伤心,所以必须做回本!不过不知道这款材质好不好…


就在维克托和克里斯欢乐的在讨论一些勇利听到一定会瞬间羞到爆炸的言论,为了不要让自己被勇利赶去和马可钦一起睡书房,当他看到勇利一进房间马上把手机丢到床上,连挂都来不及挂,制造出一种其实自己真的真的没有在干嘛的假象。


突然,维克托被勇利扑倒在了床上。


而这个角度维克托刚刚好可以看到床头挂着的檞寄生。


还没来得及等维克托问檞寄生的事,勇利就爬上床跨坐在维克托身上,第一次那么主动的他紧张地满脸通红,让维克托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勇利,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床咚?」


「唔、你你你先不要说话,先听我说完。」勇利十分不习惯这种居高临下的位置,明明就紧张地要死,还必须假装镇定。


「那个,维克托,」勇利一脸严肃满脸通红地说,「我听说只要在檞寄生下接吻,两人就可以受到爱神的祝福…」语毕,低头在维克托唇上轻轻落下一吻,「我不知道我还能准备什么给维克托,我只能想出这个办法当作生日惊喜…嗯…就这样,不许说我幼稚!」


「怎么会,」维克托感觉得出来,勇利今天那么主动,已经到极限了,再玩下去可是会坏掉的,心里也悄悄有些暖意,原本以为勇利忘记生日了,结果是这样要给自己一个惊喜,「我很喜欢,只要是勇利做的,我都喜欢。我其实不需要爱神的祝福,我只要有勇利就足够了。」


维克托一只手微微在勇利头上施加压力,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直到勇利突然听到克里斯的调侃:「欸喔~勇利~我第一次知道你这么主动啊~」


原来维克托随手丢在床上的手机没有挂断,克里斯就这样听了一路现场的。


维克托心想糟了,下一秒,勇利瞬间爬起了身沖进厕所把自己反锁在里面,羞的大喊:「你怎么不挂电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AQQQQQ」


总之,今年圣诞节,希望每个人都是幸福的。


>>Fin



呃,结尾炸,因为我快睡着了。

檞寄生科普:以前的人认为檞寄生稠稠黏黏的果子汁液,是神的,jin液

这算哪门子科普(摔

但是我一看到就笑翻了


总之

维克托生日快乐♥

祝和勇利永远性♂福


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大家


P. s. @季然如此 吃糖都会噎到的太太港快更文啊

评论(7)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