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糕

立志做一名有原则的皇上
有时丞相干,没事干丞相
↑找找这篇文wwwww
大考修罗 考完再面对黑历史
坑文是常态(
吃奥尤(๑•̀ㅂ•́)و✧
湾家妹子YOI、全職、恋与制作人坑底
杂食性 没有cp洁癖 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但不要拆我双花ˋˊ(拍桌
繁簡混用
会逆到cp会标清楚 阅读时请小心ˊˇˋ

【承披】糖果

♂欸嘿我改篇名了(
♂最近在考试的高度摧残下 变成了口无
♂怀念我的话痨
♂想吃肉
♂文笔渣渣的 看看就好
♂久违的承披
♂今天是来还债的
♂被生理期虐一波的怨念晚点发(是虐虐虐虐虐(有空的话
♂糖果咬唇什么的都是掰的

以下正文

自上回两人相互聊表心意之后,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二个春天。这次两人一同到了泰国主要是因为披集说很久没参加一年一度的泼水节了,而带着承吉一同体验一回。

「承吉承吉!攻击啊!哈哈哈!」

披集拉着李承吉全身湿透的坐在广场的喷水池边休息,时不时还会有有两个孩子拿着水枪过来扫射。披集常常边笑着躲在李承吉身后,手上的小瓢子往喷水池里一捞,泼过去的水每每都惹来孩子们更高亢的笑声。

披集偷偷瞧着李承吉,觉得他真的很少看见他笑得如此开怀。

而李承吉在开心之余看向了披集却是愣住了。

一身的湿衣服服贴在披集的身上,将他的身体线条一笔一划的勾勒出来。包括…胸前的那两点红珠。也不知是不是披集的动作太大,领口更是低了几分,露出了一半的胸肌,惹得李承吉漏了几拍心跳。

此时的李承吉也不管泼水活动结束了没有,只想尽快带着披集离开这大庭广众的地方,让他赶紧换身干净的衣服,好让他别这么的…诱人。或者是说避免自己可能的失控。

但好巧不巧的,前面走来两面少女。一名穿着吊带的红色比基尼上衣和牛仔短裤,一名穿着黑白的、带着裙摆的泳装。姣好的身材惹来不少注明。但这两名少女此时却是带着糖,红着脸走到了披集面前。

「那个…请问一下,你是不是披集?那个那个我们的花滑选手?」穿着黑白泳装的少女问道。

「是啊,你们是…?」披集笑着回应。

「我我我、我们是你的粉丝!我们真的超喜欢你的!没想到会在泼水节看到你!」另一名少女激动的跳着说。白色的胸脯在眼前摇晃,李承吉只感觉到一阵波涛汹涌。

「这个!」突然间穿着牛仔短裤的少女从口袋裏掏出一颗巧克力糖,递给披集说,「记得之前采访你说过你喜欢这排的巧克力,我这里刚好有!不介意的话请你收下吧!」

「哇!」披集眼睛一亮,「这糖我好久没吃了!谢谢你啦!但…」披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说:「我的手有点髒…」

「那这样我拨开包装,你现在就吃到吧?」黑白泳衣的少女提议道。

「也是可以,那谢谢你们啦!」披集张嘴,含进了撕开的包装纸中的那颗糖。

被晾在一旁的李承吉觉得内心翻涌着一股醋意,拉起披集的手猛地站起身,说:「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说完曳着披集的手就朝远方的巷子走去。

「欸?承吉等等我!」披集被拖入巷中,才刚想说家不是这个方向,就被承吉一把压在墙上,低头吻了上去。

李承吉这次给他的吻充满着焦虑、不安。披集一头雾水,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静静的回应这个吻想安抚承吉。

突然,在披集嘴里翻搅着的舌捲走了他嘴里的巧克力糖。李承吉在离开披集的唇时,还是习惯性的咬了一下披集的嘴唇。

「一点都不好吃。」李承吉红着耳根,撇过头看向别处,嫌弃着嘴里的甜味。

「我也这么觉得。」当披集感觉到糖被卷走了之后,就知道李承吉八成是吃醋了。但他也不说破,只是环着李承吉的颈,上前有送了一个吻,说:「这个比较甜。」

看着李承吉的耳根又红了几分,披集笑了笑,牵起了李承吉的手转往家的方向,「走吧!回去换衣服,否则晚了就要着凉了。」

至于换衣服时跟后来发生了什么,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啦!

Fin.

我好饿

喔对今天开始你们别喊我太太啦




叫我白夫人(欸不是wwwww

评论(2)

热度(13)